收藏本站   返回首页   无障碍辅助浏览

一份承诺,三提诉讼,是谁让结局变成“大团圆”?

2021-01-12 23:17
来源:从化区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近日,从化区城郊司法所收到了一份来自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快递信件,里面装有一份家事案件委托调查函和一份民事判决书,写着从化区村民黄某威与李某珍关于一纸《遗赠扶养协议》的相关纠纷,并委托城郊司法所家事调解员对此案进行调解。随即,城郊司法所对此事进行核实并联系双方当事人进行情况调查。12月17日上午,李某珍如约来到了城郊司法所,向调解员讲述相关情况。

  图片

  一份承诺,缘起危房改造

  黄某威是街口街城郊村的一名孤寡老人,现年74岁,无人照顾。2012年,黄某威因危房改造集资困难一事与温泉镇云星村村民李某珍达成协议,由李某珍出资进行危房改造,为解决后顾之忧,黄某威当时主动提出,要与李某珍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待自己百年归老后,房子归李某珍所有。

  房子建成后,黄某威住二楼,李某珍一家住三楼,其他楼层对外租住,租金由李某珍收管。李某珍按照协议内容,悉心照料着黄某威的衣食住行。2017年,黄某威因为养狗导致腿部感染要住院,因个人卫生差被医院拒收,李某珍儿子知道后为他洗澡,清洗干净衣物,医院才肯接收。住院期间,李某珍一家轮流到医院照顾黄某威,据李某珍本人反映:“自己努力做好一个干女儿的角色。”

  三提诉讼,纠纷因误会而生

  2018年10月、2019年4月,黄某威两次向从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遗赠扶养协议》,后经协调,双方签了一份补充协议。但此后两年间,黄某威一直以各种手段逼迫李某珍一家搬离,愈演愈烈。黄某威态度如此决绝,是因为他听说,如果自己想领低保救济金,就不能有赡养人。2020年8月,黄某威第三次向法院提出解除《遗赠扶养协议》的要求,随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解除黄某威与李某珍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

  一场持续了两年的纠纷闹剧,戛然而止。李某珍万万想不到,自己尽了多年的扶养义务,居然被否决了。于是,李某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图片

  时隔两年,调解助家庭温暖重现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李某珍的上诉后,因审理需要,委托城郊司法所家事调解员对此案进行调解。经调解员充分调查了解双方意愿后,于12月18日上午,在街口街城郊村村委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调解过程中,黄某威反映,经过这场闹剧以后,自己意识到当时的无知了,希望李某珍能继续履行扶养义务,照顾自己。他还表示:“如今自己年纪大了,行动不便,没人照顾的话就生存不下去了。”李某珍说:“无论二审法院如何判决,自己也会继续照看黄某威的,即便没有协议,自己也会尽到一个义工的责任。”

  城郊司法所调解员根据双方意愿,向广州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请,确认撤销一审法院的判决,黄某威与李某珍继续按原《遗赠扶养协议》履行,一场家事纠纷,时隔两年,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稿件来源 | 从化区司法局城郊司法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