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抛物出新规,李张联手抓惯犯


广州市第八十六中学 杨宇聪

指导老师:唐一鸣

  “就是这儿吧”,一名身穿公安工作服的同志如是说道,说着他和另一名随从走向小区大门口。万里晴空下,秋日里凉爽的风抚摸着两位同志的脸颊,但就算是这样令人心情愉悦的天气,却也没办法抚慰这两位同志这几天加班加点、操劳过度的心。

  “切!真的是。”跟着大哥后的新警员小李发起了牢骚,说着将脚下一块碎石头踢得老远,石头随着“扑通”一声,消失在一潭有些发臭的死池塘中。

  “工作要有工作的样子!”老成的张大哥严肃地说。

  “可是张大哥,你也不想想这个月咱是第几回处理这样的案件了,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小李丝豪没有退让的意思。

  张大哥见状,也只是轻叹一声:“没办法,最近实行的《民法典》新规定了一些东西,有些不懂事的居民平时做的亏心事儿也被列在里头了。加上局里人不够,唉,这也没办法。

  “可是,就没人来告诉他们吗?您老也不嫌累,这小区咱可是本月第二次来了啊!”小李冲着前辈的背影喊道。

  “是是是,虽说普法工作下来了,但就目前来看,效果还没显现,个案仍时有发生”,张大哥停下了脚步:“说起来,这小区我们好像的确来过。”

  小李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他们第二次来了环顾四周,这小区的确是上了年头了:沿路的房子上的砖墙都已爬上岁月的裂纹,有些居民家的铁丝网也蒙上了厚厚的铁锈。

  正沉思着的小李突然被前方的一阵呼喊吸引,张大哥此时也回头道:“李同志,我们到了,物业管理处就在前面,我们分头行动。”小李点头领命后小跑离开。

  张大哥也循着呼喊声赶去。“可算是来了,这就是我的车,瞧瞧它都被砸成什么样了”,话的主人——一位穿金戴银、打扮时尚的中年男子,拍拍这辆顶上被开了个窟隆的宝马,气愤地说道。张大哥端正一下衣领,随即掏出证件说明身份,一向雷厉风行的他立马就带着宝马哥开始排查最近的一栋居民楼。

  话分两头,小李一路小跑来到门已缺失一半的物业管理处,见那工作人员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重重地咳了一声。这工作人员就像是被惊吓的母鸡,顿时挺直了腰背,小李见他这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强忍住笑,掏出了工作证并说明了来意。

  工作人员听罢,立马又从那矮矮的办公椅上弹起来,满脸堆笑:“噢,原来是上次来那位小同志啊,来来来快请坐。”小李面对这样一幅油嘴滑舌、阿谀奉承的嘴脸,不由得往后退了退,随即谢绝了他的“好意”,并摆正神情道,“上次提醒你们整顿,可这次又发生的高空抛物事件你该如何解释?”

  胖管理听罢顿时收做起了笑容,转身坐回座位,一边泡茶一边斜睨着小李:“啊,原来是这事,我还以为多大事呢?就这?我们想整就整,不想整就不整!去去去,别打扰我。”小李惊愕之余不免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悻悻地走出门口,拨通了张大哥的电话。

  此时此刻,张大哥排查完了高空抛物可能肇事的最后一户,最终确定这就是住六楼的王富贵扔的,听说了这一消息,王富贵对门邻居和楼上楼下的都来看热闹,大家都议论着王富贵高空批物这一恶习。

  “王富贵你活该!老往楼下扔东西!”

  “就是,上次还差点没把我砸进医院去,警察同志,他之前就这样。”

  张大哥听着这话长舒了一口气:“大家请安静,这次排查工作如此顺利,得亏有大家支持,这王富贵自己也承认了,但不管怎样,高空抛物在今年是被列入犯法行为之中的,所以王富责,请你跟我走一躺。”

  这时张大哥接了许久的电话,听罢小李的解释,张大哥迅速赶到并又同那工作人员解释一遍新的《民法典》。

  也许是张大哥的神情严肃,也许是王富贵也小声地在劝他,也许是《民法典》过于有震慑力,这胖管理转而没了气势,像蔫了的韭菜以一般,没多久他也同意了。

  ……

  傍晚,张大哥和小李拖着疲惫的身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两人都盼望着《民法典》能够尽快地向广大群众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