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宣传 > 案例 > 专家说法 > 正文

专家:应赋予疾控中心更多信息发布话语权


  新冠肺炎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在这次大考中,疾控体系暴露出一些问题。

  2月27日,钟南山在广州市新闻发布会上提出,各级疾控中心了解疫情,却没有对外发布的权力,只能逐级上报。这一体制弊端,导致新冠病毒“人传人”这一重要信息滞后了20天才对外发布。

  “CDC(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地位要提高,而且要有一定的行政权。”钟南山说,“如果还不调整,那以后这样的疫情还会出现。”

  话语权应由专业秩序决定

  我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当主动收集、分析、调查、核实传染病疫情信息。接到甲类、乙类传染病疫情报告或者发现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应当立即报告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由此可见,国家疾控中心与地方各级疾控中心需要负责监测和防控,但没有对外公布消息的权力。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疾控中心的地位有些过低。“现在CDC就像是一个病毒研究机构,甚至和武汉的病毒所没有太大区别。”

  “真正的CDC,是随时发布疫情信息,就像警察发交通指令,医生开医嘱,气象专家发布洪灾预报,我们直接听,直接行动就是。”毛寿龙认为,警察、医生、气象专家等之所以有话语权,是由他们的专业秩序决定。“很多新闻发布会上,台上是各部门领导,疾控中心专家反而坐在台下,这也反映出疾控系统缺乏地位和话语权。”

  扩大疾控部门职权范围存在必要性

  疾控中心是卫健委直属事业单位。“疾控中心定位为政府的公共卫生专业机构,但其本身又是事业单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职能上与行政主管部门之间界限不清、权能低弱等,是疾控体系长期存在的问题。

  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疾控体系因受权能所限,无法对外发布疫情信息。“现在的信息传播机制主要是请示汇报制度,这种制度对于耽误此次疫情应对有很大责任。”毛寿龙认为。

  毛寿龙举例,中国地震局作为负责地震监测和警报的部门,一旦有地震,马上会把监测到的信息通过各种方式,向公众及国家各部门报告。疾控部门则可参考中国地震局的形式改革,被赋予更多权力。“如果疾控中心按照气象局的设置,一旦有疫情灾害,马上发布预报,不需要请示汇报,让主管单位和政府来发布疫情,那么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湖北本地会提前得到预警,提前启动响应,外地也会提前响应。”毛寿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