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宣传 > 案例 > 趣说法律 > 正文

从孔循坚持听死囚最后的声音说起


  死刑复核作为一项重要的司法制度,我国早已有之,萌芽于古代的“录囚”制度,据史料查之,可以追溯至汉代。《魏书》曾记载:“当死者,部案奏闻。以死不可复生,俱监官不能平,狱成皆呈。帝亲临问,无异辞怨言乃绝之。诸州国之大辟,皆先漱报,乃施行。”但凡牵扯到死刑重案,最后都要呈报皇帝予以审核,没有异议怨言之后,才御批准予以执行。

  我国现行刑事司法也坚持死刑复核制度,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死刑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这充分体现了“尊重生命,呵护正义”的刑事司法理念,对及时发现和纠正冤假错案,坚持少杀、慎杀,防止无辜错杀和死刑滥用,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权,起到了重要的有效预防作用。人死不可复生。因此,切实执行好死刑复核制度,要远比那种“亡者归来”后再对死刑案件予以纠正,要重要得多,有意义得多。

  那么,作为死刑复核者,如何履行好法律赋予的死刑复核权,切实肩负起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权的重责呢?先看一下,古代的孔循是怎么做的。

  五代后唐的孔循一贯坚持“上天有好生之德”“宁可缓杀、错放,也不因一时任性、失误而枉杀、错杀一人”等观点,其在理案时十分谨慎,特别是对死刑案件更是慎之又慎,每次核准和监斩死刑犯前都怀悲悯之心与囚犯进行一次谈话,既是验明正身,同时也想亲自听听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留在世上的声音。

  就一般人而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善,并不总是美好的意思,更多的是真实。一个人马上就要死了,真假对错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了,这既是对自己所犯真实罪行的忏悔,同时又是就自己的冤屈发出的最后一次的呐喊。所以,孔循认为,坚持聆听死者生前最后的声音,既能减轻自己因职责使然不得不杀的心理负担,同时又是最好的发现冤假错案的最后机会。

  孔循见死刑犯时,但凡喊冤,其坚持再审。孔循也因此纠正了不少死刑冤假错案,挽救了不少被冤枉者的生命。他任夷门代理军府事务时,因被要求与囚犯斩前谈话,曾从断头台上救下4人,一时被传为美谈。

  当时长垣县百姓家屡屡遭窃,且伤及性命。经查,乃四大窃贼所为。州衙下令限期破案。不料,盗贼早已闻风而逃。眼看期限将至,盗贼却了无踪迹,州府催得又急,县衙都虞侯、推吏、典狱、捕快等便动了歪心思。恰好,盗贼东藏西躲也觉得非长久之计,便托人给县衙一众人送来重金,希望予以设法开脱。果然,有钱使得鬼推磨。县衙一帮贪官污吏见钱眼开,便随便抓了四个平时有些许劣迹的百姓冒充盗贼,屈打成招,画了供押,列了罪状,以十恶不赦之罪判处死刑上报州府。州府见案卷证据确凿,便允准处决,并派孔循前往长垣监斩。

  孔循仔细看了案卷,觉得无错,但仍将四名囚犯提来询问。孔循问他们可否认罪,又告知他们若有冤屈,也可告申。但四人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孔循看囚犯不吭声,便道:“你们所犯之罪,实乃恶极。本官问你们多时却不回答,那就算默认不讳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否则来不及了。午时三刻将至,你们人头落地后悔也晚了。”

  四个囚犯直跺脚,可仍低头不语。时辰已至,孔循挥挥手,令狱卒及刽子手将囚犯推出处决。四个囚犯被推至门口,瘫倒在地,眼含热泪回头看着孔循,极力挣扎着似有话说。孔循见此情形,心中生疑,便把他们召回再讯问。但他们仍然眼含热泪不言一语。孔循这时发现他们似有难言之隐,便支开狱卒及左右随从。

  这时,四名囚犯才当即跪倒,连喊“救命!”并将实情告知孔循:“我们实在冤枉,乃平常百姓,虽有些许劣迹,但并非盗贼,县衙收受贿赂,我们被屈打成招。刚才大人问话,并非不想喊冤,奈提押狱卒硬将枷尾压住我们的喉咙,所以才有话说不出来。”

  孔循听了,大吃一惊,便将此案移至州衙再审。结果很快查明案情,四个真正的盗贼亦被抓获,斩首示众了。

  孔循坚持聆听死者生前最后的声音,对更好地履行好死刑复核权,切实及时发现和纠正冤假错案,在今天仍有借鉴意义。

  这充分体现了刑事司法应当坚持的直接言辞原则。它要求法官必须亲自听取当事人等的言辞陈述或辩解,亲自参加证据审查和认证,并亲自独立作出裁判结论,以使审理过程更富有逻辑性、直观性、客观性和亲为性。

  落笔判生死,气格见高低。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由审判员三人组成合议庭进行,应当讯问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因此,作为掌握生杀大权的死刑复核法官,应当对生命始终心存敬畏,坚持将亲自讯问被告人制度落到实处,切实履行好死刑复核权,防止错案的产生,让每一起案件都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