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宣传 > 案例 > 趣说法律 > 正文

同守清廉一个都不能少


  姚璹是武则天朝的重臣,曾任文昌左丞,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代理宰相。他不仅自身清廉,还能约束下属也做到清廉,受到武则天的高度赞誉。《旧唐书·姚璹传》载:“则天又尝谓侍臣曰:‘凡为长官,能清自身者甚易,清得僚吏者甚难。至于姚璹,可谓兼之矣。’”即武则天对侍臣说:“凡为长官,能使自身清廉很容易,能使下属清廉却很难。而姚璹,可以称得上二者兼有。”在强调主政者反腐败主体责任的今天,重读《姚璹传》,还是有所启发的。

  《姚璹传》载,“神功初左授益州大都督府长史。蜀中官吏多贪暴,璹屡有发擿,奸无所容。则天嘉之,降玺书劳之曰:‘夫严霜之下,识贞松之擅奇,疾风之前,知劲草之为贵。物既有此,人亦宜哉。卿早荷朝恩,委任斯重。居中作相,弘益已多,防边训兵,心力俱尽。岁寒无改,终始不渝。乃眷蜀中,甿俗殷杂,久缺良守,弊于侵渔,政以贿成,人无措足。是用命卿出镇,寄兹存养。果能揽辔澄清,下车整肃。吏不敢犯,奸无所容,前后纠擿,盖非一绪。贪残之伍,屏迹于列城;剽夺之俦,遁形于外境。讵劳期月,康此黎元,言念德声,良深嘉尚。宜布琅邪之化,当以豫州为法。’”说的是,姚璹于神功初年即公元697年,被任命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蜀中官吏多贪婪残暴,姚璹多次进行严厉打击,使奸邪无所容身。

  武则天对其下玺书慰劳:“严霜之下,才识青松的高尚;疾风之前,方知劲草的可贵。物既如此,人也是一样。卿早荷朝恩,委以重任。在朝中做相,成绩很大;防边训兵,操尽心力。岁寒不改,始终不渝。又眷顾蜀中,当地民俗很乱,久缺好的地方官,在侵吞民利上成为官吏之弊,搜刮民财成为政务,人无所措手足。因此命卿出镇,果然能驾驭得当,政风澄清,治政整肃,吏不敢犯,奸无所容,前后纠偏打击犯罪,致使贪财与残暴的人躲藏,抢夺的人逃遁。未用一月,安定了世俗百姓,人民念卿之德,很是赞扬。应当作为全国州郡治理的榜样。”武则天批示之后,又说了本文开头盛赞姚璹的那些话。

  至于姚璹是怎样做到自身清和僚吏清“兼之”的,传记没再细说,对于其自身清只提到一句话“神龙元年卒,遗令薄葬”,但从上述记载中能看出,为确保僚吏清,姚璹还是颇下一番功夫的。他毫不手软,敢于严惩贪官污吏,做到“吏不敢犯,奸无所容”,同时也严打盗窃抢夺的犯罪活动,消除贪官污吏的社会基础,确保民众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安定。

  须知,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起码你自身要干干净净做好样子,否则就极易打到自己头上来;要有智慧有魄力,能打得狠打得准;在摧毁官衙旧积习后,澄清是非整肃政风,迅速建立起让黎元百姓念好的新官府。姚璹的这些确保僚属清的做法,还是值得点赞的。

  各地各单位主政者,即俗称的一把手,本身就具有自身要正、所带的班子也要正的双重责任,这是不言而喻的。然而,从许多反腐败的大案看,个别主政者做得并不好,除那些本身就是贪官,自己正忙着搞贪腐,哪还有精力去抓班子的以外,还有几种情况也阻碍着主政者抓班子的廉政建设。有的主政者以为独善其身就行,下属违法乱纪与己无关,不想主动去抓;有的主政者则不会抓,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反腐失之于宽和软,致使问题不能及早发现;有的主政者不敢抓,怕得罪人,丢掉选票,影响自己的提升,使小问题逐渐拖成了大问题。

  因此,要强化各地各单位主政者的主体责任,叫响“班子成员出了腐败问题,你班长逃不脱干系”的口号,把班子廉政建设摆到重要位置,抓实抓细,常抓不懈。

  主政者要坚持高标准,严要求,自觉做清正廉洁的表率,以自己的模范行为,感染和带动班子成员;要管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解决“灯下暗”的问题;要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见微知著,盯死年节假日红白喜事,看住小事小节严抓严管,防止“四风问题”的反弹;要畅通民众监督、媒体监督的渠道,还要提倡班子成员间的相互监督,对出现问题苗头的及时拉拉袖子提个醒;要从实际出发,定出规矩立好制度,靠制度的威力解决不能腐的问题。

  当然,作为上级党组织,还要抓好检查问责,对反腐败主体责任落实不好,班子成员频出腐败问题的,要依法追究主政者的渎职失职之责。相信,像姚璹“二者兼有”的主政者多起来,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就会越来越好。

  (作者单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