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宣传 > 案例 > 法治时评 > 正文

疫情期谎报瞒报应该纳入失信管理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时期,因隐瞒病情、隐瞒在疫情严重地区旅居、隐瞒与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接触等行为,而受到党纪、政纪和治安管理处罚的,将纳入失信人员管理,相关信息归集到省、市信用平台,记入个人信用档案。这是湖北省襄阳市近日发布的“新规”

  其实,湖北省襄阳市发布的“新规”并非全国首创。在此之前,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发布的《关于全力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明确,个人有隐瞒病史、重点地区旅行史、与患者或疑似患者接触史等行为,除依法严格追究相应法律责任外,有关部门还可以将其失信信息依法归集到公共信用信息平台,采取惩戒措施。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也作出紧急立法,授权县级以上政府采取临时性应急行政管理措施,个人如隐瞒疫病史、与患者或疑似患者接触史等,将被列入社会信用黑名单。

  疫情防控期间,疫情期谎报瞒报行为,不仅延误自身治疗时机,而且威胁社会公众安全,触犯法律法规。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明确,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抗拒疫情防控措施,故意传播新冠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